国学汇报资料兼讲座 潜心读书,守住校园的一方宁静

通博娱乐    杨丽萍

一、陈琴简介

陈琴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语文教师。十余年致力于小学语文"素读"经典的探索。她的学生在小学毕业前基本能达到"背诵十万字,读破百部书,手写千万言"的目标。《广东电视台》《广州日报》《南方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《南方周末》都曾先后报道过她的事迹。被共青团广东省委评为"推广古诗文优秀个人";是团省委每年派往香港进行"国学文化教育交流"的骨干教师;被《小学语文教师》推举为"教坛新秀",曾以《与经典同行——陈琴和她的经典课堂》为题对其事迹进行过专题报道,并被评为"2007年推广经典诵读百名优秀教师";入选《小学教学"语文版》的07年封面人物。近年来,先后在香港及全国各地讲课或作报告十余场,主编的《中华经典美文诵读系列》丛书,被广东省新闻出版局评为2006年度优秀出版物。她所撰写的多篇论文散见于《人民教育》《基础教育》《小学德育》《小学语文教师》《小学教学》《小学语文》等专业期刊,其所开创的经典"素读"课堂目前正被业界许多老师纷纷效仿。

二、什么是"素读"?

日本人把我们那种私塾授课方式定义为"素读"。 "'素读'就是不追求理解所读内容的含义,只是纯粹地读。明治以前的日本教育就是这样按字面来教孩子'素读'中国的四书五经的。"(七田真)

七田真还说:"这种不求理解、大量背诵的方法是培养天才的真实方法,也就是右脑教育法。犹太教育培养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,他们的教育就是以记忆学习为中心,强调反复朗读。"

"素读"其实是一种读书方法,就是不追求对内容理解的深度和广度,只是反复有声的朗读,直到把诵读的内容背诵得滚瓜烂熟为止,是一种很朴素的读法。这是我国古代私塾里常用的读书法。日本人把这种方法定义为"素读"法。国际右脑开发专家七田真博士有一系列关于"记忆"研究的专著,其中有大量阐述"素读"的文字。

诵读,不一定以背诵熟练为目标。以朱自清的观点而言,诵读应该包括"朗读和朗诵";背诵,是一种记忆目标,背诵的途径有很多,"素读"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。因此,诵读跟"素读"有所不同。"素读"是以朗读为手段、以背诵为目的,一般不包括朗诵。朗诵,有音乐和舞台表演的成分。国内传统的语文教育专家中,我特别佩服的是吕叔湘、叶圣陶和朱自清。他们留给语文教育工作者的经验是非常宝贵的。我们目前遇到的所有语文教育方面的问题,都可以从他们的经验里得到解答。比如,朱自清先生的《朱自清语文教学经验》,我读过之后获益良多。朱自清本人就是最有发言权的语文教学实践者,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的语文他都教过,他还处在一个新旧语文教学改革的风尖浪口上,再加上他所具有的厚实的学识底子和敏锐的思辨力,就专门的语文课堂教学总结而言,他的文字是值得每一位语文教师去借鉴的。("素读"要以朗读为主要手段,并不排斥语文老师本身要有朗读和朗诵的素养,尤其是朗读的基本功要扎实。)

我的语文课强调的是"素读"多,朗读多,朗诵少。"素读"要求一字一句地读清楚,读出意义停顿的节奏来。因为在典籍中,每个字都很重要,有些甚至不能替换。这样记下的文字对今后的影响才更有效用。我们现在的语文课表演成分太多,浸在纯文字中的时间太少。多媒体进入课堂之后,老师们动不动就打开音乐或画面。其实,很多时候,音乐的表现过强会弱化读者对文字的敏感性,画面的直观更会淡化文字的内涵。

弄清楚这些概念对语文教学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,比如,可以把朗诵作为语文教学中的即兴表演,在小学阶段,有些孩子不一定能学得会朗诵或本身尚欠朗诵的才能都没关系,但必须学会朗读,并且养成"素读"的好习惯,目的是背诵一定量的文字。另外,知道这些概念之后,就不会在课堂上陷入读的盲区,消除小学生对开口读的畏难情绪。当我们总以艺术家朗诵的形式来要求孩子们读书时,实际上,是要花很多时间排练的。我知道欧美的许多学校把朗诵作为一门单独的艺术课,而语文课只是教读书,教语言的习得和运用,而不是教语言的"表演"。

"素读"和我们今天的讲法有什么不一样的?

三、经典的能量(为什么读经典)

1、经典作品,有种子的能量!我们一生中邂逅的书籍,哪些作品曾经把种子留在了我们身上呢?哪些作品能为我们的想象力打下深刻的印记,把种子的能量蕴积于我们的深层记忆中呢?——只有经典作品!

"这种作品有一种特殊效力,就是她本身可能会被忘记,却把种子留在我们身上。"